这当然不是第一次了。仅王祈隆始终不知道笑死


学校很近,可冯仕却时常合欢和宿舍的女生挤在一起,她不怎么爱回家;而女
生们个知道是11于什么样的心态,常常在另牛回前议论冯佳。好保她的家庭条
件并个是很好。
    她家父母不和,所以她个叫家。李丽说。
    姊弟八个呢[小城术的女生杜艳华用于比凹着说。
    什艳华是班喂条件最好的学1:。刚入校的时候,学校让大家中请助学金和
困难补贴,她全部放弃丁。听说她的父亲是湖南茶巾农机局的副局长,她妈妈
也是机关干部。杜艳华穿得很豪华,她的衣服可是比冯佳多多了,可总是没有
冯佳洋气。什艳华穿了漂亮的衣服,就忍木住在人团前显摆.尤其是见了男小,
屁股招得格外生动:不知道哪一个就给她取了个外科——村电门。
    社艳华知道行人给她取外号的事情,把白己关在房间里哭了半天。这种哭
处不能让其他人生看到的,如果那样的话.等于她在全校人的面前哭了一次;
但社艳华的哭还是汁别的女生知道了,她们却都偷偷地笑:她们“笑”她和“说”
冯佐是“个意思*,当然是很没意思的意思‘,而冯住也和大家“起笑,笑完工她
们就相互传纸条,然后再笑。临到下课,她把自己的笔记本推在于祈隆的团前
说、笑此我了。你帮我把笔记搞一门
    这当然不是第一次了。仅王祈隆始终不知道笑死她厂和搞一下笔记钉什
么关系p更不知道她们笑什么:所以干祈隆看到她们挤用弄眼地笑的时候,干
脆就在课堂卜记两份笔记,那时冯佳笑完了.就把书本方起来,挡住老师的视
线,呼呼大睡。于祈隆觉得她睡热的样于J‘最可爱,ld为只有达时他才有可能
这么近距离地上看  个城市女孩子的样子。她睡着的样子,让于祈隆模模糊糊
体会了一点城暇人的味道c与其说足味道还个如说是霸道,rIJ霸道又小确切:
他转而又想,她怎么会有如此多的脸睡?她夜里都干什么去了啊?
    干祈隆省时候也会存课间利冯佳聊上几句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