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使他离大家越来越远,他成了一个独:立于斑


的道路。他不明白不理解的、令他在深夜里睡41着觉的、百思不得
其解的事物实在是太多了。他一脚踏人生活,就感觉出这个社会
的复杂丁。他生氏的大王庄社会.奶奶叙述里的社会,大学里的社
会,成为::块各自漂移互不相连的大陆。哪一个才‘是他的真实,遏:
他觉得内己更像自己?他的脑子被窗外的月光晃成丁一锅粥,此
起被伏的虫子们的低吟让他心乱如麻。想家,和对那个时刻飘满
壮n粪便昧儿家乡的恐惧,像——波高过一波的潮水淹没了他。其
实他知道,他的所谓的家,现在只是——个象征,——个影子罢了。奶
奶的一个眼神,村口的一棵树,抑或那个坐在人家车座后面有风的
疲晚。
    王祈隆以为功课学好了,总会找到一个令他满意的答案的c
    王祈隆不会说普通话,完全是一口浓重的河南豫西口音。有
一次学校放电影,演的是(排球之花》,他上楼梯的时候,几个同学
问他演什么电影,他说,排球白化[一下把同学笑得捂肚于,眼泪
都出来了。后来同学们见了,干脆就喊他排球白化1他自己也觉
得惭愧得很。也学着他们说普通话。谁知道北方人学普通话比南
方人还难,因为它们的语调太接近,一发音就走了调。这招致了更
多的哄笑。他本来话就不多,过了一段时间,干脆就不怎么说了。
    王祈隆在班里成了一个沉默寡有的人。他除了睡觉的时候在
寝室里,其他时间基本都是在教室阅览室里。实际上那个时候大
学的风气就是这样,大家吃过饭就主教室抢座位。但玉祈蹬更勤
奋,更执着。他从不迟到早退,从不旷课,每次考试都是最好的。
这使他离大家越来越远,他成了一个独:立于斑集体之外的人物,一
个学习机器。可是并没有人因而多朝他看上一眼。他在老师的眼
里并不比那些袖腔滑调的时髦的城里孩子吃香。
    他们班里有七个女生,四十二个学生,女生才七个c王祈隆只
和女生冯住说过话,冯佳和他坐在一起;从开学一宣读到大二,他
和班里的其他儿个女生好像是不认识一样。至少是他自己觉得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