妇产科的文医生已经五十多岁了,我们都喊她文


流的名字.就像庄稼人的名字一样,总是银自然紧贴在一起——
庄穆人的孩子,如果生在春天,就叫春生,生在秋天.就叫秋生。
    医院的院子里有许多只能长在乡下而且叫不出名字来的老
树,树干和乡下人的身材差不多.坚硬并伤傻着。乡下这静美
的日子,使我回到了童年时期,我也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出生成
长的。一时心血来颧,我立马决定在那个我还非常陌生的地方
把么么生下来。我不知道当时么么若是有知,她会不会很我这
个对待生命如此不负责任的妈妈。
  妇产科的文医生已经五十多岁了,我们都喊她文姨。文姨
性情温和,说话没个大言语,看着傀个送子观音,目光中却透
着医生的果断和写定。我觉得她天生就是一个妇产科医生
问她,生孩子是不是很可伯?文姨呵呵地笑起来,反问我,生
孩子可怕吗?然后又自问自答地说,生孩子是女人最大的福分
哩!不生孩子才可怕——等么么结婚生子的时候,我才知道这
句话是多么伟大。她婚后半年没有怀孕,双方父母和他们小两
口急得恨不得跳楼。
    文姨和我说话的时候还在不停地忙碌,整理着产包,要拿
去消毒。文姨面目清秀.看起来傀年轻人,可她的身材已经变
形了,尤其是腿,走起路来有些罗团,那是长年累月站在产床
前累的。她已经在那个小小的位置上站了三十多年。她在用自
己的生命传递着别人的生命。
    听我婆婆讲,文烷是六十年代省城下放的知青。她年轻的
时候是个绝色美女.那时候当地人造了一个词,叫。高大利落